中国核电为什么这么特立独行?

2019-03-11 09:22字体:
分享到:

核电对于中国有其共同的战略意义,但将来电力格局留给核电的空间却不容乐不雅观,冯灏写道。

在一场席卷中国南方的寒潮中,东南沿海小镇福清的核电站仍然在紧锣密鼓地赶工——1月11日,高达70米的中核集团“华龙一号”五号反馈堆顺利完成封顶。

不过,在世界范围内,核电行业仍然处于一个只能用凋敝来描述的冬天之中。

在一次能源出产高度依赖核能的法国,电力巨头EDF颁布颁发将投资250亿欧元(约310亿美圆)成立光伏发电厂,此举被认为是这一老牌核电大国逐渐向可再生能源转型的信号;在核能装机大国韩国,文在寅政府在能源政策上“大转向”,答允新政府将终止所有成立新核电站的方案,也不再批准现有核电站延期运行;而在核反馈堆最多、核能发电量最多的美国,加州日前也以全票通过的方式通过决定,在2024年将对加州境内的最后一座核电站DiabloCanyon核电站开启退役步伐。

中国核电为什么这么特立独行?

近年来,核能在发电量尤其是新增装机容量上,都远远不及风能和太阳能。来源:《世界核能财富开展呈文》

全球的核电增长乏力是不争的事实,新建核反馈堆的速度已经比不上核电站关闭的速度。在这样的昏暗大局中,中国核电的相对强势格外扎眼:国际能源署最新发布的《世界能源展望2017》认为,全球核电开展的前景仍然惨淡,不过中国会继续引领核电消费的渐进开展。《展望》以至预测,到2030年时中国会跨越美国,成为最大的核电消费国。

从数据来____确实大志勃勃。据《全球核能财富开展呈文》估算,全球在建核电总装机容量中有40%在中国,而2018年中国大约将有5台新的核电机组投入商业运行。

对核电不离不弃

在世界各国纷纷对核电采纳保守态度的当下,中国为何却对这一争议缠身的能源模式不离不弃、稳扎稳打?

中海油钻研总院结构钻研院战略钻研员许江风讲述中外对话,单纯撑持一种而反对其他,对中国这种量级的电力市场来说,是不成行的。从能源构造上看,各类能源平衡开展,威力更好地保障能源安详。

从价格角度来看,依据国家能源局最新公布的2016年度全国电力价格状况,核电的上网电价仅高于燃煤机组,依然大大低于燃气、光伏和风电。中国工程院院士叶奇蓁对于中国核电的经济性态度颇为乐不雅观。他对《中国能源报》暗示,中国目前投产的二代改进核电机组,在规模化成立之后,在东南沿海的电价与当地煤电标杆电价相当,有些机组以至更低。

也有不少中国专家认为核电是更牢靠、安详、清洁的能源模式,对于减轻中国的煤电污染至关重要。姜克隽就认为,从全生命周期的剖析来说,核电是最清洁的发电方式,减碳的角度更是如此。至于核电站事故的风险,他认为,核电的危害至少远低于煤电,“就像飞机和火车的比照,飞机的死亡率远远低于火车,但飞机出一次事故却引起宽泛存眷。”

狭窄的现实空间:两年零审批

但是,只管政策制定者始终坚持核电开展具有各种战略意义,在现实中,中国核电开展的增漫空间却存在宏大的问号。

只管中国目前仍领有近2000万千瓦的在建核电装机规模,但其成立方案已经面临延迟,恐无奈到达2020年5800万千瓦的目的。据界面新闻报导,2016和2017年,国家能源局已经间断两年没有批准新的核电项目。2017年,中国仅有两座此前已经在建的核电机组并网发电。

对此,国家能源局核电司副司长史立山也坦承,“过去构想的规模目的的实现存在一些变数,在建机组,该投产、能装料的如今也在期待状态”。究其起因,史立山认为,一方面,“上高下下”对于核电的认识还不统一;此外,就是市场难以消纳。

来自可再生能源的剧烈合作

“只必要算一下电力供给侧和需求侧的帐,就知道市场上已经包容不下核电了,”东电万维科技(北京)有限公司总工程师康豪杰讲述中外对话。

他所指的是,随着中国经济增速逐渐放缓,电力需求和电力出产增速也鲜亮下降,2015年以至呈现了五十多年以来初度发电量下降。

而这狭窄的增漫空间,面临着核电、光伏、风电、水电的剧烈争夺。从全球范围来看,太阳能和风能正逐渐代替核电成为新建电厂的首选,中国也是如此。

老本是一个重要的因素,较早建成的核电站正在纷纷进入生命周期中晚期,运行和维护老本升高,而方兴未艾的可再生能源价格还在连续降低,市场合作的天平逐渐向可再生能源倾斜。彭博新能源财经(BNEF)剖析认为,中国的陆上风电和光伏电价将别离于2019年和2021年降到煤电之下。也就是说,核电相对于可再生能源的老本劣势几年后可能就会消失。

中国核电为什么这么特立独行?

依据BNEF的预测,2040年核电装机仅占全球发电装机的3%。来源:BNEF新能源展望2017